​从“逍遥镇胡辣汤”到“库尔勒香梨”,协会“维权”乱象引热议!

发布日期:2021-12-01 浏览次数:386

近日,多家商户被逍遥镇胡辣汤协会、潼关肉夹馍协会起诉。

国家知识产权局表示:潼关肉夹馍注册人无权收加盟费。“逍遥镇”作为普通商标,其注册人也不能据此收取所谓的“会费”。

那么地方小吃名称到底归谁?依据何在?



潼关肉夹馍协会向小吃店索要加盟费引热议


天眼查信息显示,“潼关肉夹馍协会”成功注册的只有一个方便食品类“潼关肉夹馍”。自申请商标后,该协会就开放了品牌授权和加盟体系。该协会发布的加盟费用表显示,加盟潼关肉夹馍旗舰店、标准店和创业店的费用分别为9.98万元、5.98万元和3.98万元。



目前“潼关肉夹馍协会”共有开庭公告 200余条,被告包括多地的肉夹馍店、小吃店、快餐店,案件缘由多为侵害商标权。在记者采访下,该协会对外回应称:起诉是律师全权代理的,协会并不清楚,而这次是面向全国维权,是希望大家都能加入协会统一管理。



那么问题来了,这99800是什么性质的费用呢?该协会维权要求商户不仅需要赔偿协会上万元,还要缴纳99800才能继续用原名开店。先不说该协会有没有权利收取加盟费,这99800能给商户带来什么?仅仅是“潼关”这两个字的使用权吗?那未免也太离谱。


逍遥镇胡辣汤协会“商标维权”惹群嘲


不仅是潼关肉夹馍出现商标之争,前不久,“逍遥镇胡辣汤”商标维权事件也激起水花。11月中旬,河南焦作的几十名逍遥镇胡辣汤店主突然接到法院传票:河南周口西华县逍遥镇胡辣汤协会状告他们侵犯“逍遥镇胡辣汤”的商标使用权,索赔3万至5万元人民币不等。



逍遥镇胡辣汤协会又是出于什么目的要进行维权呢?对此,逍遥镇胡辣汤协会的副会长表示,他们维权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收会费,而是想把使用逍遥镇商标的商户都纳入到他们协会名下,通过协会的统一化运作,规范大家的经营。



说得都很义正言辞,但是中小商户本就没有多少利润空间,名义上挂着“逍遥镇”,实际上也没因此非法获利。如今,协会却向众多商户索要巨额赔偿。试问,几个商户能拿出这笔钱?协会拿到这些赔偿款又将作何用途?是否会将其用于会员的维护和帮助?明眼人都知道,这笔钱最终会进谁的口袋。

库尔勒香梨、信阳毛尖:协会起诉商户由来已久


协会起诉商户维权一事屡见不鲜,只是近期集中暴露出来引发热议。


“库尔勒香梨协会”11月26日对外正式说明称,维权是因为有不良商户以“库尔勒香梨”的名义,将红香酥梨、普通香梨等非库尔勒产地的品种进行假冒销售。协会同时表示:不存在高额加盟费,也不强制商户加入协会。协会是非营利组织,保护库尔勒香梨,正常维权不存在起诉敛财的情况。


实际上,库尔勒香梨协会近年来起诉的商标纠纷案件数量十分庞大。天眼查显示,该协会从2018年至今,已将 600余家水果店及公司 起诉至法院。据不完全统计,自2018年至今,该协会通过起诉商家侵犯商标权已获赔 97万余元。



此前“信阳毛尖”商标侵权纠纷也引发关注。广东东莞一商户反映,他因售卖“信阳毛尖”被河南省信阳市茶叶协会以侵害商标权为由起诉,索赔 3万元。


相关工作人员表示:这是信阳市茶叶协会进行正常的商标维权行为。若商户要使用“信阳毛尖”商标,需通过信阳市茶叶协会授权。“产品(茶叶)来自信阳,符合信阳毛尖标准便可以向协会申请授权。”此类申请授权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。



如果注册地名商标就能坐地收钱,全国法院系统怕是再招募一倍的法官,也难以应对这一波商标侵权案。


胡辣汤、肉夹馍协会“维权”背后:我国现存协会26.78万家



企查查数据显示,我国已注册 37.75万家协会,目前登记状态为正常的有 26.78万家,现存餐饮协会 1140家。


从协会总体发展历程来看,虽然部分行业协会存在侵犯个体权益、胡乱收费和引发不当竞争的情况,但总体来看,在我国经济发展的过程中,协会不仅是维护市场经济秩序的重要力量,也是社会个体利益的代表者和维护者。


希望此次胡辣汤、肉夹馍协会“维权”事件能为有关部门敲响警钟,也希望国家知识产权局能够更严格管控商标持有者权利,以防恶意注册之风盛行。